• Frinny Lee

醉生夢死 | Thanatos, Drunk

2015/11/30

  看電影前,「醉生夢死」是在描述一個狀態,就是這句成語的釋義: 喝醉酒和做夢那樣,昏昏沉沉,糊裏糊塗地過日子;

  看電影後,「醉生夢死」可以直接將這部電影拆成兩個部分:「醉生」與「夢死 」。



  「醉生」,是說主角們還有媽媽,都在活著的時候不斷地揮霍自己的生活,每天喝酒喝到爛醉如泥的過日子,而主角也沒有想過要改變這樣的生活狀態,他還是一樣每天喝著酒,跟媽媽一樣。但是,哥哥也有提到弟弟這個狀態是在媽媽死掉之後開始,每天過得不知道怎麼樣的日子、成績退步,也交了一些壞朋友。讓我想到電影開頭有一段,在描述弟弟跟媽媽兩個人在家裡相處的畫面,而那時候哥哥去美國念書。電影到了快接近片尾的時候,有回到哥哥要離開台灣的前幾個小時,卻還是在跟媽媽吵架的, 他是因為媽媽的嘮叨去美國,但是他也不會想到說這是最後一次跟媽媽的對話,所以他後來有說啦,跟那個大哥說他其實很想念媽媽。

  「夢死 」,也就是電影裡面時序交叉的狀況,以「現在」的狀況,夢到媽媽、夢到女人,女人的部分是我自己個人覺得可能也是夢一場, 像是 女人第一次出現的話,是在菜市場,老鼠講一通電話之後,女人就消失了。

  從媽媽跟弟弟的對話,一直到哥哥回來跟弟弟的對話,我自己會聯想到說弟弟講那句話是不是因為他離開了媽媽,讓弟弟自己一個人跟媽媽相處 、聽媽媽的嘮叨,可是要陪伴媽媽,媽媽想要掌控兒子的行蹤,如果是我當然會受不了,但是弟弟他也是接受了,雖然他不是很樂意的接受。但弟弟他終 究還是媽媽最親的人吧,就像是我們家,我很不喜歡我媽每天問我去哪裡什麼的,但是我哥都不在他身邊,所以他也沒有其他人人可以講話,就會想盡辦法找我講話囉,我也不能不接受啊因為他也只剩下我了。

   張作驥導演之前拍的同志電影也是被大家廣為流傳的,而這次醉生夢死,又常常被說成是同志電影, 但其實同志的情節是在哥哥以及仁碩身上,我覺得是很正常的一個情節,就是我不會特別來說的 這是一部同志電影,有同志沒錯,但是並不代表所有同志的生活都是如此,雖然還有提到媽媽對哥哥的不信任感以及他擔心外界會對他有什麼看法,這應該也算是媽媽的一個擔心吧,但是很多家人還是走不開這一關。

  這部電影的剪接手法還蠻特別的,一開始是用媽媽跟弟弟的對話,但我後來才發現這是過去的故事,因為下一幕馬上跳到哥哥從美國回來開始跟弟弟之間的故事,而且媽媽已經死掉了。故事的敘述是從媽媽離開之後「現在」的狀態,哥哥從美國回來開始描述的話,

  電影大部份劇情都纏繞在主角的幾個日常生活,哥哥是Gay所以他每天晚上會去Gay Bar跳舞、交朋友,大雄他非常愛他的仁碩,可是仁碩是一個非常漂泊的人,他每天白天時間他會穿西裝打領帶出門,但到了晚上他會去許多聲色場所,大部分是去牛郎店,給一些阿姨摸來摸去賺外快,有時候會跟朋友一起去 gay bar,卻不小心在那邊遇到了哥哥,後來哥哥不小心愛上了仁碩,雖然說哥哥是gay,但是他卻是仁碩的女朋友還有弟弟-老鼠,他們說在三個(仁碩、哥哥、弟弟)裡面會選擇的第一人,應該是因為他身材好又帥又是建中台大畢業的高材生吧。

  電影有一大部分是在描寫,仁碩是怎麼對待 他的前妻、女兒,甚至用同樣的謊言 (媽媽在美國)來欺騙愛他的人。老鼠因為跟了仁碩而惹上了麻煩,他大部分時間就在菜市場賺著一天不到五百塊的零工,其他時間就拿來追他那個不會講話的女生。

  表姐後來住在媽媽常待的那個房間,而那個房間也是老鼠有時候從外面回來的時候,會直接進去、經過的房間。

  到了大熊跟仁碩的前妻有了對談之後,電影進入尾聲也是高潮,

  • 他們來到媽媽跟哥哥的吵架,媽媽為了借酒澆愁,而從椅子上摔下來身亡的場景。

  • 又回到現在時間,大雄從背後把仁碩捅了好幾刀,大熊覺得他跟仁碩之間再也不會有秘密了,畫面上看到一對血漬,但是也不曉得仁碩到底有沒有死掉,但是大雄說「我們之間再也不會有秘密了」我覺得這句話應該是在說仁碩已經不存在了。

  • 而下一個畫面切到被高雄那一幫人所包圍的弟弟跟老大之間的對話,當兩人所處的房間房門一被關上,弟弟就馬上拿出他的鐮刀,往大哥身上刺殺。 刺殺人之後的弟弟非常內疚

  • 回到房裡後,出現的畫面竟然是老鼠一般一般的時候回家,但是回家之後看到的是媽媽在房間裡跌倒了,並且身邊爬滿了蛆,蛆會讓我回想起,弟弟看到死老鼠的隔天,螞蟻一起玩弄著的那隻蛆,但那個時候弟弟也只有淡淡的說道,「喔,應該是那隻死老鼠而產生的蛆吧。這個畫面非常地震撼,最佳女配角媽媽呂雪鳳,他就在躺在地上大概有100隻蛆裡頭,非常噁心,噁心到弟弟看到都吐了。

  • 下一幕又回到了充滿 慚愧感的弟弟身上,他拎著一條魚,漸漸走到湖邊,竟然看到媽媽的身影,他們相視而笑,接著抱在一起,跳舞。

  • 畫面轉白,我以為要結束了,但是卻映著菜市場人群宣鬧的場景,得到一點零用錢,換得豬頭,拎著它遇到了他的愛人,也遇到了穿西裝打領帶的仁碩,但怎麼轉眼間女孩又消失了,而仁碩怎麼會走進他不熟悉的巷子裡,我想,這一幕大概又回到了老鼠的夢裡吧。



  這部電影配樂得到了最佳金馬原創配樂獎,我看的時候當然是非常的專注於這一部分,有一首曲子非常特別,是媽媽的主題曲,只要媽媽出現,就會出現這首歌,這是一部南管音樂,他的主奏樂器是人聲,我聽不懂的那種旋律,很傳統很特別,背景卻是以溫暖的鋼琴作為墊底, 媽媽開始有提到南管,大概是媽媽就愛南管音樂吧。我就想到我前幾天做的北管音樂非常的吵鬧,而且我後來覺得沒有很好聽,覺得老師在這一部分做得很好,把我們傳統覺得可能不會好聽、不熟悉的南管音樂,融入了西洋樂器之王鋼琴, 搬上了大螢幕。

  而我最喜歡的一首曲子是在老鼠帶著他喜歡的女生到家裡玩的時候,背景開始播放的音樂,是三拍子的曲子,他前奏一下我就覺得好好聽喔,等登~等登~ 後來就聽到右手鋼琴給的主旋律,有一點點爵士音階的感覺,外面搭配著的除了老鼠跟女人以外,竟然會回到仁碩跟哥哥身上,他們在路上相遇,曖昧的看著對方,哥哥騎腳踏車在仁碩身邊繞啊繞的,就跟背景音樂的感覺很相似,都是在繞圈圈, 我覺得這邊如果可以來一段老鼠跟女人糾纏在一起跳慢舞,應該會更強化這一首曲子給的感覺,但這是電影不是MV。


  另外我覺得這一部電影有一個主題想要表達的是在,老鼠他有提到說「他想要擁有一項什麼,能夠像螞蟻一樣,一直圍繞在他的身邊」,他說的應該是女人,但是,在片尾的時候,他又自己把螞蟻放下了,鏡頭也特寫了那一隻螞蟻好一陣子, 在湖邊突然出現的媽媽,他也把他冒著生命危險拿到的那一瓶酒,倒入了湖中,而最後的最後,他還是還沒有得到那個女孩,還有兄弟倆都曾經推開了媽媽的關心。

  我們真的需要執著於那麼多事情嗎?真的需要有一個人事物能夠永遠的包圍著你嗎?螞蟻他不被你需要的時候,他就只是被丟在一旁了,你確定他被丟在一旁的時候他可以獨自生存嗎?鏡頭下看到的螞蟻是停頓的、躊躇的,有時候是互相依賴的,但有時候是,在想到你的時候才會找你,在你被需要的時候才會出現,那你真正需要的永恆是什麼呢?

2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02)25017937

Taipei, Taiwan

  • soundcloud
  • facebook

©2016 BY FRINNY.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