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rinny Lee

你看見死亡的顏色嗎 | Dead Man

2016/04/30

《你看見死亡的顏色嗎》

先獻上Neil Young的配樂,整部片就用兩把吉他做完了~



其實在人與人的相處關係中,幾乎分不清是古今現代的時序了。你可以從工具、儀器、居住環境,來觀察片中的人物是處於哪一個年代,但若要從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來說,我覺得並沒有太大的區別。片中的人物有著跟現在相似的種族歧視、差異對待、身為人的優越感、用既定的印象去看待一個人、用傳統的觀念去綁住一個人、視特別的人為異類而讓他被放逐、人與大自然間的不平等對待、或每個人不同的個性與嗜好,有人供奉信仰、有人迷迷糊糊、也有的人就是愛嘴砲等等之類的。從死亡的角度去探討生命與生活,那真的有太多東西可以討論了。

其實我最近正在著手一個關於死亡的音像計畫,但還在作曲階段而已,希望能趕快有個雛型之後再跟大家說^__^。


少部份的人決定了多數人的生存

  原住民的弓箭射不死一個殺、姦、生吃自己父母的惡人,但惡人手中的槍彈卻殃及了路邊無害的小鹿。William用著母親的姿勢將小鹿擁入懷中,他懂得如何跟大自然與生命共存,也懂得分辨誰為善誰為惡,就跟叢林裡的原住民一樣,懂得分辨哪些白人值得被留下,而放過了William選擇射擊惡人以及那些為了獎金將槍對準William的美國人。最殘暴的人卻在三個同行的殺人犯之中活得最久,因為他選擇殺害其他兩個人,換得寧靜的晚上、換得一場豐盛的人肉大餐。


"Some are born to sweet the light, some are born to endless night."

有三個人就在屁話中,被子彈結束了一生,他們願意將生命供奉在聖經上的話語,但有些也只是照著念罷了。他們的確蒐集了許多的毛皮要奉獻給主,但他們的確也毫不猶豫的將槍枝瞄準William,我不確定他們的動機,但應該那時候來叢林的全世界人都想殺了William吧。那時候全世界的人都聽信著傳單上寫著實與不實的死者名單,將所有的罪過都放在William身上,從一開始500塊懸賞的傳單上的兩個死者名字,就有一個不是William殺害的,到後來的2000塊懸賞的名單中,就連惡人所犯下的罪行也加注在他身上,就跟馬克白裡頭國王門口一個還在睡、一個還在醉的僕人一樣,成了代罪羔羊。但大眾要的只是一個交代,不是真相,只要一個交代,縱使他是謊言,但人死了就無法解釋,反正也沒有人在乎真相。

兩個感覺呆呆的警官,不到一眨眼兩個人都躺在地上了,最後也無法決定自己死的形貌,頭就被惡人踩爆了。最後山林遍佈了屍骨血跡,而一個良善無知的William也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殺人兇手,從被迫殺人,到最後自己選擇要殺的是所有人。就如同驗證了原住民對他說的,「它(槍械)將成為你的口唇,你將靠它用血跡寫出一部部新的詩篇。」

但如果看這部片名就已經那麼明白的電影,只有看到整齣劇一直在殺人,那就太浪費了。好像這部片每個鏡頭(都很好看)都藏著另一層面的意義在。賈木許將每人漫長的一生,濃縮在一顆顆飛快的子彈,從瞄準目標到讓一個人倒地的時間內,而一生,可以說它是過著日子的那些時間、或是等待死亡的那些時間,不都是一樣的意思嗎。

"老鷹師於烏鴉,才懂得浪費時間。"


我好像在William跟Nobody身上,都找到了一部份的自己,William的很有可能是,將自己視為主角的視角,或從無知到最後對凡事的無所謂;Nobody身上找到的可能是股鶴立雞群並被驅逐的感受,也可能是奇怪又愛詩文的那部份吧。

好的,講自己的事情還是覺得很赤裸。

我覺得這部片的黑色幽默中又帶出了當時的社會現實感很有趣阿,但散場的時候聽到很多觀眾都睡了一輪,還睡到陌生人身上去... 看來我大概連看電影的朋友都快沒了吧ㄏㄏ


0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02)25017937

Taipei, Taiwan

  • soundcloud
  • facebook

©2016 BY FRINNY.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